txt520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劫之主 > 第两百一十四章 最后一战
    ;

    都城风起云涌,转眼间一百多年过去,这一百多年间,夜寒等人做起了杀人的买卖,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势力。在帝都总算有了一席之地。

    与此人同时,经过百年的苦修,夜寒的修为也达到了神游境巅峰,强大的实力,令他在面对许多事情都不用再束手束脚。

    然而,就在这天,天空忽然被一层血色雾霾给笼罩住了,毫无征兆,恐怖的赤色天火从天空宛若雨点般的朝大地落来。整个大地顿时陷入一片哀嚎之中。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夜寒从院子中走出,一脸震惊。

    慕秋离看了他一眼,一脸焦急的道:“夜兄,我有事要先离开。”

    萧瞿知道,这一百多年里,他心里一直记挂着玉央郡主,也不阻挠,只道:“你自己小心些。”

    穆秋离道:我知道,你也是。”

    很快,慕秋离带着一部分人走了,去救他的玉央郡主,同时也是心里最觉得对不起的一个人。

    火陨降世,所落之地。皆是焦土,满目疮痍,各个城都开启了防御大阵,以暂时护住一方。然而,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毕竟火陨一日不灭,亿万生灵便终将化为尘埃。

    各个势力都派出强者,前去探查这火陨来源,寻求方法解决。

    萧瞿也派出了许多人,但是出去的人,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萧瞿知道,他们永远也回不来了。

    他决定亲自出去探查,绝不能坐着等死,若就这样死了,他一生都将成为遗憾。

    萧瞿在火雨中穿行,在大地上狂奔,在各个势力之间游走,寻觅着火雨的踪迹,一路上,他见到了太多的惨状,到处是被烧焦的尸骨,到处是人间惨剧。

    但是,找寻了数个月,依旧没有丝毫线索。

    每天都在死人,火雨在降落,大地崩裂,天穹震荡,悲号之声在整个天地间回荡不绝。

    这天,在一座山峰上,他遇到了一个数十年未见的熟人,此人便是聂炎,如今他也同样有着神游境巅峰的修为,实力跟他差不多。

    这么多年过去,他以前所熟识的人当中,也只有聂炎还能跟得上他的脚步,其他人都被他甩开一大截了。

    聂炎看到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废话,“师父给我传信了,他告知我说,这天火乃是武君带来的。武君已经出世了。”

    “什么,那古元大帝和天元大帝他们呢?”

    夜寒大惊,一百多年前,两位大帝集结了无数的顶尖强者,前往寻觅和解开天地封锁,然而,这么长时间来,竟然全都渺无音讯,使得两国内部的斗争都十分激烈。

    “师父说,他们都已经陨落了,武君强行夺走了他们的道果,用于自身复苏。”聂炎一脸悲怆的道。很显然,此刻他的心里也充满了绝望。

    就连如古元大帝和天元大帝那般拥有绝世风采的人都死在了武君的手中,那这世间,还有多少人可以与之匹敌?

    夜寒道:“那他弄出这个火雨是怎么回事?他想干什么,难道想灭了所有人吗?”

    聂炎道:“师父在留言中说,武君在收集血煞之气,用于炼制自己的魔兵。”

    夜寒愤怒:“炼制一柄兵器,就要牺牲亿万生灵吗?他莫不是疯了吧?”

    聂炎道:“他本身就是为复仇而来,这次恐怕注定要血洗天下了。”

    夜寒道:“这么说来,我们所有人都无法避免了啊。”

    “是的。”聂炎在无曾经的意气风发,这灾难太令人绝望,人间的各个角落都充斥着哀嚎和惨叫,每天见到的都是这些,若这样还能笑得出来,那也和魔鬼没什么两样了。

    夜寒道:“战神呢?武君虽然是上古传说,无敌于天下,但是战神也是当世传奇,他未必就不是武君之敌,而且据传武君已经走出了属于自己的路,不再受天地束缚。”

    聂炎道:“师父现在在闭关修炼,他说他将在十日后出关,迎战武君,如今已经过去了七日。”

    夜寒道:“希望他能解决一切吧。”

    聂炎道:“我们先找个地方避一避,等待结果吧在,这样大战,即便是我们也没有办法插手。”

    夜寒点了点头,他望向血红色的苍穹,目中满是执拗,即便是世界末日,我依旧要活下去,因为我还有一个约定,没有完成。

    两人找了一个城池躲避火陨,三日匆匆而过,这天,在天之尽头的某处,一股金色神光直接冲破了天穹,象征着死亡的血霾在这圣光的冲击下,急速消弭无踪,火陨也停止了轰击大地。

    紧接着,一道无比伟岸的身影,宛若一道惊世长虹,向九霄云端飞去,他手持一杆金色长枪,浑身圣光冉冉,气势盖天,仿佛整个天穹都要被他压塌了,枪锋轻轻一颤,便可引动九天风云,恐怖绝伦。

    “是师父。”聂炎大叫。

    “武君,吾乃战神,可敢现身一战?”

    他高声开口,其音宛若天雷震动,上传九霄,下惊九幽,传遍八荒亿万里,整个界域的人都被这道雄浑有力,霸气凛然的声音感染得热血沸腾。

    “哦,你就是被当世尊为战神的人?”一道张狂霸道的声音自天际传来,“不在乎天地束缚,能开创出属于自己的道,确实令人值得吾一哂。”

    “武君,现身吧,还有吾刀邪伍绝鸣。”

    就在此时,一道刀光划破天地,贯穿九霄天外,似要斩断古今未来,凌厉之势,令玄黄都为之震颤。

    “阴阳会乱,日月会破,天地会陨,唯法永恒!”

    紧接着,随着一道铿锵明亮的声音响起,天地间蓦然涌现起大片浩瀚光雨,这些光雨坠入焦黑的大地,竟然宛若春雨润物,地面竟然以极快的速度焕发出生机。

    同一时间,天穹之上,云霞翻涌间,一抹飘逸绝尘的清圣之影缓缓落在了战神身旁。

    他背负圣剑,手持一本厚厚的律法明典,英姿逼人,气势威严,宛若神人。

    “是法儒。”萧瞿大叫。

    “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想不到本君刚复苏,便能见到如此多的不凡后辈。”天际震动,再次有声音传来。

    “你别废话了,赶紧出来受死吧,你如此掀起灭世灾祸,合该当诛!”刀邪厉声喝道。周身气势散溢,使得四周的空间都不稳固,产生了裂痕。

    “哈哈,无知的小辈,当年世人负吾之时?谁又来替本君不平?”

    苍穹震动,一条巨大的空间裂口被莫名的力量撕裂开来,随后,一件拥有恐怖力量的绝世魔兵散发出迫人的气息,自空间裂口中飞出,直接朝三人袭来。

    它宛若一道血红色的雷电,拥有毁灭之力,速度快得让人只能看得到是一道刺眼的血光闪过,但是其所过之处,空间确实寸寸碎裂,根本承受不住它的神威。

    正是武君纳万千血煞之气与他曾经的兵器炼化而成绝世神兵,“噬天戟!”

    战神向前一步,眼神如电,冷冽而慑人,他大喝一声,拳头爆发璀璨金光,宛若一颗星辰,轰在了噬天戟之上。

    嗡!

    整个九霄陡然都剧烈震动,四周的空间在层层坍塌,刺耳的铿锵之声,宛若涟漪般蔓延向天地,离战场比较近,实力较弱的人,直接七窍流血而亡,根本无法抵抗。

    噬天戟被这恐怖的一拳直接轰飞,悬浮在空中,恐怖的煞气令周围的一切都变得血红而诡异,万物难近,就连法则之力,都不可靠近,能破天地万法。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只是一件兵器而已啊,竟然就这么强大了。

    “你们不愧是当世最杰出的人,既然如此,本君便赐你们一战,今日过后,本君脚踏烽火而行,世间再也无人可挡。”

    话语落下,空间裂缝中,一道狂霸身影缓缓走出。

    他身着紫金神甲,漆黑如墨的发丝披肩,身形伟岸,双目泛着血红色的光芒,显得诡异而危险。脚下烽火铺道,整个天空,霎时被烧得通红。掩盖了星辰日月。

    他每走一步,整个九霄都要为之颤动一下,浑身被一股暗紫色的光芒笼罩,宛若一尊从九幽之地苏醒过来的魔神,强大得令人绝望。

    “这就是传说中的武君天罗吗?”

    夜寒心神震撼,剧烈地狂跳着,他从未在一个人的身上见到过如此恐怖的力量。即便当年的端木若漪,也似乎没有拥有这种力量。当然那时的端木若漪并不是全盛状态。

    “武君,你终于出来了。”战神目光灼灼,两人都是同时代无敌人,彼此对视的第一眼,就令天地轰鸣,乾坤震荡,可怕的余波在那里震荡翻滚。

    “本君既出,你等就尽力求生吧。”

    武君霸气无双,背负双手,藐视天下,即便面前站着的是当世最强的三大传奇,他依旧不改自信。

    “你并非全盛时期。”战神目中金纹闪烁,看穿了武君的状态。

    “哦?想不到你竟然能看出我的情况?”武君讶异,淡淡的看了三人一眼:“不过,对付你们,已经足够了。”

    “我们身负世人期望,今日只好以多取胜,武君,得罪了。”

    战神说着,脚下金光喷薄,宛若一道璀璨到极致的神光,轰击向武君。

    所过之处,空间紊乱,就连规则都断裂了,化为碎片隐没在虚空之中。

    与此同时,法儒也动了。

    他手中的律典飞向空中,形成一个由文字书写的世界,密密麻麻金色字体坠落下来,裹着无边的杀伐之力,轰击武君。宛若颤动的星河,泛起无穷的波澜,绽放着璀璨至极的光芒,将整个九霄天外都照得一片通透。

    而另一边,刀邪也没有闲着,手中幻化出一柄巨刀,足有万丈这么长,凌厉的刀光宛若要斩灭天地乾坤,规则断裂,光阴都为之碎裂了。他一刀斩下,无尽的虚空呈现于眼前,空间产生了大破灭,整个虚空都在动荡。

    武君气势如渊,目光冷冽而幽邃,深不可测,在杀招降临的瞬间,弑天戟回到手中,一股似要毁灭天宇的力量急速凝聚,刹那间,天地失序,雷火狂燃,一股毁灭之威覆盖了天地。

    “轰隆!”

    蓦然间,九霄天外发生了恐怖的爆炸,宛若天鼓擂动,震惊玄黄,可怕的余波令天地间异相频频,大地崩裂,山川移位,仿佛这个界域都要崩裂破碎了。

    毁灭余波,宛若海浪翻天,摧毁一切,即便相隔数万里,夜寒等人也不得不急忙撤退,不敢轻易停留。

    这种级别的力量,就凭现在的他们,若是被波及,就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无全尸,神魂俱灭。

    “杀!”

    刀邪大喝,握着手中的雪亮神刀向前冲杀,刀光无尽,宛若白羽纷飞,却又凌厉至极,犹似风暴迭起,神勇威猛。

    战神浑身发光,宛若一轮熊熊烈日,照亮了天空,每次出手,都是世间修炼之人倾尽毕生所求的绝技。

    法儒圣剑首次出鞘,绝世剑光叠加万层,轰杀了出去,所及之地,轰鸣迭起,虚空震动,残破的空间碎片,和规则碎片,宛若鱼鳞般飞舞。气势惊人。宛若要镇压乾坤,以定玄黄!

    武君不慌不忙,沉着应对,每次出手都是上古绝式,威压万古,浑身紫霞喷薄,神华漫天,万法不侵,那些恐怖至极的攻击,竟然硬生生的被他挡在了自身百丈之外,无敌之姿,几乎让人看不到希望。

    “即便你曾经势压乾坤,无敌万古,但是这已经不是属于你的时代了。”刀邪高喝,周身百丈之内,无穷无尽的刀光涌现,组成一场刀光风暴,卷席过去。

    看到这一幕,有强者大叫:“那是刀域!”

    轰!

    天霄震动,云翻浪涌,一道璀璨直接光芒爆炸开之后,武君的领域被破,自身被轰击出了千丈有余,身上的神甲都产生了裂痕。这让无数观战的强者欣喜。

    传说中的武君也并非不可战胜。

    “能伤到本君,你值得称赞,但想杀本君,这还远远不够!”

    武君魔戟一横,周身的空间碎裂大片,随后他挥动魔戟向前横扫。

    整个天地都在不住的颤鸣,仿佛下一刻就要坍塌破碎了,那被武君力量卷起的虚空风暴,如同绞杀一切的飓风,一瞬间便将刀邪倦飞了数百丈。

    当他停下来时,满身的鲜血,狰狞的伤口,让人不由心里一紧,原本以他们这种程度的强者,这些伤口几乎是瞬间就能愈合,但此时,刀邪身上的伤口却没有愈合,相反还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在伤口内部,有一股十分诡异的力量正在加重他的伤势。

    刀邪动用无边伟力,将伤势压下,再次扑向武君,他宛若一个桀骜不群的天神,强大而勇猛。

    在另一边,战神更是勇猛无比,拳头发光,轰击向武君,武君持魔戟抵挡,他覆盖于拳上的光芒却陡然炸开,硬是将武君震退了出去,紧跟着,他左手一挥,无数剑光浮现于身侧,汇聚着绞杀出去。

    这些剑光汇聚在一处,宛若一条喷薄汹涌的剑光长河,巨浪滔天,凌厉之势,横贯天宇,仿佛斩开一切时光壁垒,让天地重归鸿蒙。

    武君一人独对当世三大传奇,却依旧不落下风,他早已超脱,或者说,超脱强者,在他的眼中已经不够看,毕竟当年他就是踏着超脱强者的尸骨踏上这片苍穹顶峰的。

    然而,这三人却比超脱境强者要强的多了,在天地被封的年代,他们都舍弃了前人的道,走出了自己的道。这种天赋,这种强大,令他都颇为欣赏。

    大战没有停歇的间隙,时间却在飞速流淌,转身间大战已经持续了十天十夜。这十天,四人手段尽出,持续到现在已经是白热化了。

    “你祸乱天下,荼毒生灵,蔑视人法。今日便以法惩你。”法儒声音洪亮,周身圣光冲霄,宛若从古老神话中觉醒的神者,他神情肃穆,掐动手诀,律典化为文字世界,形成恐怖的风暴轰击,隆隆轰鸣。

    与此同时,他收天地规则化为神链,想要将武君困住。然而,武君之威,非常人所能度,规则神链直接被他挣断,就连律典形成的世界,在他的轰击下,也快要崩溃了。

    法儒沉着冷静,不慌不忙,挥动圣剑,绝世剑光,贯穿苍穹,苍天都给斩裂了,这一剑斩在武君身上,顿时迸射出比太阳光芒还有刺眼的火星,他的铠甲也被斩碎了一块。

    战神乘机轰击上前,一双拳头,好像两颗璀璨的星辰,每一次轰击都携带着搅动玄黄之力。同时他的身后,又有一个大世界浮现,其中不断飞出天雷紫电,风刃天火来攻击。

    一时间,武君竟然首次遭受到了下风。

    “好,好,好。你们真的没令本君失望。既然如此,本君也不再保留了。”

    武君天罗挥动噬天戟,爆发出一股恐怖绝伦的力量,瞬间将三人震开,随即一股神秘至极的力量直接笼罩了这方天地。

    战神三人直接被这股力量压得差点崩溃,可以想象这股力量是怎样的强大。

    “这是他的领域之力?”

    夜寒大惊,忍不住叹道:“要分出胜负了。”

    聂炎的手握得死死的,“希望师父他们能赢。”

    轰!

    战神,刀邪,法儒,三人也在同一时间,释放出领域之力,与武君对抗,但是武君的领域之力,却明显比三人更强,三人对视了一眼,开始凝聚全部力量,汇集毕生所感所悟,一起向武君扑去。

    自爆!

    这是他们唯一能想到办法了,在武君释放时领域时,他们就知道,想要打败武君是不可能了,唯一的办法就只能同归于尽。

    轰隆!

    随着一声爆炸,整个天空在经过极致的璀璨之后,又极致的暗淡了下来,乾坤摇动,天地震荡,九霄之上的空间早壁垒早已不复存在,只剩无尽的黑雾和虚空。

    “师父?”

    聂炎泪流满面,冲向九霄,想要去找战神。

    然而恐怖的虚空暴风并未停止,直接将他卷了回来,他拼命的锤地,嚎叫。悲痛欲绝。

    萧瞿心情沉重,没有何人胜利的喜悦,武君不在了,可三位前辈也不在了,他们是英雄,值得所有人铭记。

    然而就在这时,虚空中风暴涌动,那道令人绝望的声音再现:“你们杀不死本君,纵然自爆毁了本君的肉身,百年之后,本君凝聚无上神体,便是本君归来之时。”

    随后虚空渐渐恢复了平静。

    所有人都绝望了,无敌的三位高人都不是对手,百年之后,谁能抵挡武君归来?

    夜寒叹了一口气,直朝九霄之上飞去,就在此时,虚空中飞出三团光芒,一团没入了他眉心,一团没入了聂炎的眉心,而一团则飞向了天际不见踪影。

    夜寒闭目感受,片刻后,他挣开眼睛,眼底流露精芒:“这就是道果传承吗?”

    (全书完!)